全部
  • 小村随笔
  • (22)

2 我们的“人民”

(1938年12月13日,南京沦陷,30万平民遭受屠戮)我们的“人民”——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文 | 丁小村▼▼1今天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。我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张川字脸:翻读自己写的一篇文章《四川好人》,就想到,我们的人民,这十几亿善良淳朴的人民,真是个个都长着一张“川字脸”啊,一共三笔——两边的是善良和忍耐,中间一大笔是希望。南京失陷,国民政府仓促放弃南京,军队大撤退,结果是几十万无辜百姓遭殃——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府,应该是...

  • 3942
  • 9
  • 93
  • 0
2016.12.19 10:25

2 突破三重底线,衣冠必变禽兽

突破三重底线,衣冠必变禽兽文 | 丁小村▼▼1在犹太人遭受屠杀的时候,人类集体性的冷酷和暴虐,如同冬天的冰雪,让人对这个集团本身失去了暖意,身处彻骨的寒冷之中,可能是人类最悲凉的境界。但是救赎依然存在,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行动,哪怕是一点小小的精神援助,就像寒夜里的一星温暖,像卖火柴小女孩眼前的天堂星光——不然,人类就将集体堕落为兽类。有一天,一个小女孩,她的父母亲人都被纳粹抓走,生死未卜。她幸运地被救助者领...

  • 4372
  • 1
  • 133
  • 0
2016.12.15 08:47

2 网红时代留下来的:一具具风干的壳……

网红时代留下来的……文 | 丁小村▼多年以后,你挂在树梢,风吹着这具干枯的壳:干瘪而失去了色泽,空虚而没有了丰盈……这又一个晚春时节,草木茂盛、万物生长,那些跳挞的枝条正在随风起舞,那些轻浮的叶子依然不知道轻重,每一朵鲜花都曾经把自己当做奇葩,每一个刚成型的果子都在试图变红……你望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想着:妈蛋!老子……唔——老子也曾经红过!▼你的名字挂在网红榜上,像一个文物;你的事迹变成了虚拟世界的一个传说,...

  • 2258
  • 0
  • 21
  • 0
2016.12.07 15:32

2 1996年,我小说中的呼格和聂树斌:世界是怎样的“粗暴”……

世界是怎样的“粗暴”:我小说中的呼格吉勒图和聂树斌文 | 丁小村在1996年,我并不知道这世界上刚刚消失了两个年轻人:一个叫呼格吉勒图,18岁;一个叫聂树斌,21岁。都是很好的年华,就在一瞬间他们落进了法网,毫无挣扎的可能,断送了年轻的生命,只是因为很偶然的原因——我们中国人有个词儿:命。凡是不能解决的倒霉事:一个字,命。凡是自觉无辜又没有谁来替你出头:一个字,命。所以有句古话: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——但凡人到这...

  • 5826
  • 3
  • 278
  • 0
2016.12.03 14:15

2 隔壁王婆是怎么搞砸了的?

隔壁王婆是怎么搞砸了的?文 | 丁小村▼人际关系有多种多样的:比如亲戚朋友,同学同事,生意往来,合作伙伴……社交平台是建立各种人际关系的平台:大到一座城市,小到一间茶馆;大到国际性网络平台,小到只有三个人的微信群。人际关系保持清清楚楚,界限分明,是为了防止越界——做买卖的不能只讲情感不谈钱财,谈恋爱的不能谈了感情还做生意;嫖娼卖淫不能讲贞洁,赌博竞技不能谈谦让;骗子不跟你谈道德,黑社会不跟你讲法律……不越界...

  • 2815
  • 1
  • 59
  • 0
2016.12.01 10:22

2 两张照片和屠夫的冷幽默

看图说话?文 | 丁小村说个好玩的事儿:今天有个著名公号写作者发了两张照片,结果……被删了。两张照片来自互联网的新闻媒体照片:一张是老卡的,一张是三少的。我小时候学习写作文的一个必修课是:看图说话。看图说话是一件既锻炼观察能力、又培养写作能力的方式,小学语文老师们都喜欢用这个——所以全世界的孩子们都会玩儿这个。看图说话还是有危险的哦:比如这位公号写作者,就因为在图片后边说了几句话,被删了。现在让我们来观...

  • 8443
  • 6
  • 597
  • 0
2016.11.30 09:09

2 邪恶的社会制度打造人间地狱

他们的地狱和天堂文 | 丁小村 一位作家经历的人间地狱 1847年,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位退役的工程兵中尉。他出版了一部小说《穷人》并一举成名,这一年他24岁。两年后,他被指控为“参加阴谋活动”涉嫌“反对沙皇”,判处死刑。在行刑前一刻他获得改判,被押上雪橇,流放到遥远的西伯利亚。西伯利亚地区一千多万平方公里,在地球的北端,高原空旷寒冷,人烟稀少,成为沙皇帝国统治下的荒凉领地。100多年前这里有着众多的监狱,都...

  • 10000
  • 13
  • 478
  • 0
2016.11.28 09:04

2 脑残时代的三朵奇葩

脑残时代的三朵奇葩文 | 丁小村题记当今时代是个语言简单化、感情简单化、思维简单化的时代。喊一句“犯我天朝,虽远必诛”的逗比口号,比写十篇《猛回头》或《警世钟》更能讨人喜欢,比写一百篇《少年中国说》更能让人记住。这是语言简单化。骂人比讲道理更有力量。贱人多了,道理是讲不通的,因此无论是贱人致还是致贱人,都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解决,两个字:妈蛋!这是情感的简单化。不管自己身处屁民草根之中,还是心在王侯将相中...

  • 9507
  • 10
  • 662
  • 0
2016.11.25 11:08

2 不要让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感觉无助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弱势群体”

每一个人都感觉那么无助文 | 丁小村我的公号基本上按照每两天发一篇新文的节奏进行,周末是我给自己休息、读书和写作的时间。但是上一个周五,一整天我心里都揣着一个事儿:有个14岁的花季少女失联了,三天两晚仍然没有消息。孩子父亲的一位远在他乡的女同学跟我联系上,要我无论如何发一篇寻人推文——孩子失联的60多个小时里,这位张女士通过各种渠道请求大家帮助。我公号的读者都习惯了我的节奏和我的文章,我不合适专门发一篇寻...

  • 2938
  • 2
  • 95
  • 0
2016.11.15 12:04

2 一群“小人”……

一群“小人”文 | 丁小村 一个故事有位喜欢读历史的好朋友,他给我讲史学大师陈寅恪的故事。可能他是从别处贩来的,我至今记忆犹新,但我不太钻研历史,至今没求证这些事儿的真实性。今天在这儿当一次三道贩子,熟悉掌故的朋友请不要批我。陈寅恪的掌故。当年国共两党胜败已分,这边忙着建国,那边忙着撤退,陈寅恪得做一个单项选择题:到北京还是到台北。历史学家就是历史学家,陈寅恪硬是把单项选择变成了无项选择:他说我不到北京...

  • 2677
  • 4
  • 59
  • 0
2016.11.08 08: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