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多少老虎可以重来
2015-02-15 08:24:11
  • 0
  • 1
  • 47
  • 0


有多少老虎可以重来


丁小村


在十二生肖中,虎是2014和2015年头岁尾的主宰者:党中央在打虎,杨子荣要上山。正如政局和电影,我们的时代生活中总是充满了热闹和悬疑;有时候还有意外的惊喜,比如媒体突然爆料:周正龙又出山了。

周正龙身上充满了中国农民的执拗,那只充满了悬念的华南虎再起风云。

就像一部小说般的精彩,当年一组作假的华南虎照片,曾经让周正龙出尽了风头也吃尽了苦头,十来个大小官员受到处罚,周正龙也因为“造假”被判入狱。但是周正龙对于老虎的信念,就如同一个解不开的心结,当年信誓旦旦,今天仍然赌咒发誓,坚信自己看到过老虎——就在照片被证明造假之后。

以一个局外人的视角,我们可以娱乐般地去分析一下周正龙的心理。但老虎那金黄色的斑纹如此执着地晃动在这位山民的头脑中,仿佛随时要掀起风云。


一个下雪的春天,我乘坐一辆长途班车,经过鸡心岭。这座高山地处大巴山腹地,是鄂陕渝三省市交界的制高点。这是周正龙的家乡,当年就是这一带山区,周正龙发现了老虎的踪迹。

在万木萧瑟的晦暗中,山岭的积雪耀眼,望向茫茫丛林,我仿佛看到曾经在这片山林呼啸的霸主华南虎,周正龙曾经让许多专家心生梦幻:用一只生猛的老虎,证明我们二十年封山育林的实际效益。我是在这一刻体会到生物学家和林业官员的心情,这是一只多么美好的老虎,它带来的是喜讯,而不是恶兆;它宣示的是成绩,而不是问题——秦巴山区最后一只华南虎,是在1963年死于一位秦岭山民的猎枪下。那也是一个有雪的冬天,据说这只华南虎当时饿急了,找食变成了找死。以后不到二十年时间,秦巴山地的森林被大量采伐,林中之王已然没有了生存的空间。

林业部门、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抱着美好的愿望,这种愿望带来的结果,就如同我此刻头脑中产生的瞬间幻觉:在雪花飞舞的鸡心岭上,我仿佛看到一阵炫目的金黄色光斑,仿佛听到一声长啸——这片莽莽丛林顿时鲜活起来,这只不存在的老虎,让我涌起了诗意的想象。

想象毕竟是想象。让想象变成现实的,是这位秦巴山区镇坪县的山民:周正龙。当他拿出一叠照片来证明华南虎的存在时,给林业部门和专家……甚至我们这些大众看客——带来的震撼,那真是风云变色。


在之后戏剧性的突转和情节发展中,周正龙承担了主公人的命运——他原本不是主人公,只是一个配角。华南虎才是这部大戏的主人公。

周正龙作为配角的功能,是他原本只是一个目击者,线索提供者。但戏剧情节脱离了真实的发展线条,发现华南虎和证实华南虎这一正常情节,终于演变成了真照片和假照片的争论。

老虎退回到照片上,变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;而那些本该成为重要配角的人物:林业部门的官员和专家、媒体操纵者、生物学者……他们纷纷让位于周正龙,终于,这位原本只是小角色的人物,变成了大戏的主人公。

这两个奇妙的转换,让人产生十分滑稽的感觉。所以这部原本是正剧的大戏,最终变成了一部荒诞剧。十多位官员和专业人员受到惩处,周正龙被判入狱,学界产生了“挺虎派”和“打虎派”。大幕落下,演职人员名字闪现之后,这出荒诞戏结束了。

但是谁承想,主人公不甘寂寞,要再度出山!

周正龙能充当续篇的主人公么,我们拭目以待。


我很多次进入秦岭山区,与一些动物保护专家和当地农民交谈,在秦巴山区,老虎的传说一直存在。很多人——包括一些山民、专家、林业工作者——他们都说曾经发现过老虎的踪影。我由此相信周正龙相信有老虎存在,并非一个白日大梦。

但是专家同时也告诉我一个常识:这种大型动物,有着很广泛的活动空间,一般来说,你也不可能很近地看到或者观察它。这个常识基于两个动物生理原理:动物的活动空间,人的视觉。这个常识同时告诉我理解一个道理:想象和发现,就像真理和谬误,有时候十分混淆,几乎只是一步之差。为了防止由真理发展到谬误,我们老祖宗告诉我们一个原则: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时间可以证明一切。还有一个民间常识:眼见并非都为实。

基于常识可以思考的问题,到我们的官员和专家那里,为什么都失效了?2006年我在秦岭山区和一位林业专家交谈的时候,说到老虎的传说,讲起常识,我脑子里闪现的第一个直觉是:这种事几乎不太可能。老虎活动范围那么大,如果有老虎,能够在消失30多年以后重新出现,那么它一定不是一只孤独的老虎,而是一个族群;如果是一个族群,一个族群的活动范围更大,那么被发现的几率就很高,我们的林业工作人员长期穿行在秦岭山区,为什么没有提供出可资证明的材料?

这种本能反应基于常识,基于常识的判断一般都不会有错。

美好的期望和冷酷的现实,往往产生奇妙的对照。诗意的想象往往在这种富有张力的对比中产生。

周正龙由一个普通的山民,变成了一个执拗的诗人,他头脑中产生了一系列诗意的想象,这种想象引发了专家学者和林业部门的普遍联想,狂想和造假互为因果,就在这一刻,正剧变成了荒诞剧。

我对“挺虎派”和“打虎派”都不看好,因为这派那派的“专家学者”们,很少有人用十年八年功夫,到秦巴山区去做一些调查,就像当年的大熊猫专家潘文石教授那样,融入到这片山林中,去发现一个真正让人相信的老虎的脚印。

当人们对着照片分析和讨论的时候,很少有人想起,周正龙,他才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人,因为他在这片山地生活了几十年,常年穿行在林地中,他比那些坐在北京和西安的办公室的专家和官员们,更有资格说说老虎。


照片已经被证明作假。当年令大家十分怀疑的是,周正龙这个没有多少电脑技术和摄影技术的山民,是如何做出这番假的?他又是如何策划出这么大一个“影谋”的?

本该深追下去的问题,随着周正龙的入狱,都被一笔勾销了。仿佛是要为今天周正龙的重出江湖,埋下一个重要的伏笔。

照片已经被证明作假,周正龙坚持看到过老虎——这两件事并不矛盾。

矛盾的是,专家们忽略了照片的假而坚持老虎的存在,大众忘记了老虎本身而要质疑造假的背后团队。

专家学者和大众的视角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?

这正是一个非常奇妙的问题。


我对这两件事都十分关注。

周正龙重出江湖,证明老虎始终是个悬疑。这是一部生态大片的主角。三十多年来,我们致力于保护和恢复林地、1980年代末期,我们出台了禁伐的政策法规,进行山林保护和生态重建。我们渴望有一片干净的天空,我们渴望有一道绿色的视线。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土覆盖着大量的森林,让我们的肺好受一些,让我们的都市不缺少清洁的水源。为此,我们的政府花费了大量的金钱。作为花钱的主儿——有关的部门和专家学者,他们必须对人民有个交代。我们期待着老虎的出现,这样既满足了人民美好的愿望,也为这些部门和专家准备了一份富有重量的成绩单。

虎照被证明做了假,有关部门和专家脱不了干系,受罚的受了罚,入狱的入了狱。但大众并不满意,为什么?因为不符合逻辑。

这个逻辑是对于政府部门和专家学者公信力的怀疑。这份答卷始终没有交出,意味着这只猛虎依然随时会出来搅局。

我对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充满怀疑,因为我十分同情山民周正龙:他被判造假坐了监狱,该;他被舆论批判和嘲笑,该。但他被忽略了,不该。虽然他一直是新闻的主角,但我们都知道,他其实只是个配角。我们需要那些真正的主角站出来——

有关部门应该走出会议室,该好好重视一下周正龙的诉求,去实际认真地进行考察,去做一些最实际的工作,哪怕派一个官员,去陪着周正龙找一找真正的老虎。

有关专家,无论是挺虎派还是打虎派,都应该走下讲台,走出办公室,去到该去的地方——比如秦巴山区的丛林,去实地跟踪调查一下真正的老虎。

老虎才是真正的主角。

有多少老虎可以重来?我们关心的,始终是老虎。


2015/2/15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