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你长得像马云……
2016-11-24 09:00:35
  • 0
  • 2
  • 22
  • 0


假如你长得像马云……

文 | 丁小村



1

这个……?

你可能会愣住——我跟他既不是父子,也不是兄弟,长得像,那叫“撞脸”,跟撞衫差不多,千人一面那是很讨厌的事儿。

马云不是电影明星,也不是选美冠军,实话说,他的脸没有多少人想撞——骗子除外。

但是“小马云”就不一样了,他因为长了一张“马云脸”,立刻变成了“网红”:不但迎来了各级媒体的关注与关怀,还迎来了各种“爱心人士”的大爱,从去年被网络所发现到今年双十一,在江西永丰县严辉村的9岁男孩范小勤——“小马云”的家门口,田地被碾成了坪地,土路被压成了坦途……

这就像是一个童话剧或者奇幻剧:有点儿叫人脑洞大开。

童话剧和奇幻剧其实都是远离现实的:比如你长得像马云——这件事不太可能。

长得像马云有什么好处?

它有童话味儿。你像谁不行,偏偏要像马云——中国达人,时代大腕,他代表了一个社会积极进取的精神。好吧,长得像马云——

那真的有些励志的味道。字幕:不要以为你一辈子都会是穷人……假如你长得像马云。

它还有传奇性:一个偏僻农村的穷孩子,偏偏由于长了一幅马云脸,立刻红了,各种关怀和爱心纷纷涌来,令这个平常的小村庄立刻成了一个喜剧电影的外景地——

这真的很有鸡汤味儿。字幕:不要以为一切都是梦想……假如你长得像马云。

”小马云“和他的父亲不得不花费很多时间来接待各种”关怀“


2

我们生在一个缺少喜剧的时代。

很多故事,一不小心就成了悲剧。比如甘肃农妇和他的四个孩子,无声无息地就成了一个悲剧组合;比如开车去机场接人的年轻人,稍不注意就把车开进了一场死亡剧。

很多故事,一不小心就成了滑稽剧。比如倒台的老虎们,多是国家的蛀虫,却曾经在各种辉煌的场合大讲节操与清廉;比如大秀恩爱的明星,转眼间就成了背弃家庭和道义的小人;甚至那些喜剧演员,把小品演到了生活中,让自己变成了现实版的笑料。

在一个缺少喜剧的时代,人们是多么盼望喜剧。“小马云”的走红,其实跟“爱心”无关,而跟我们盼望喜剧情节有关——有人也许会反感我这么说,但我只需要问一句:那些没有一张马云脸的孩子们呢?你们的爱心是否去给一点?

在一个缺少喜剧的时代,人们总是能化悲痛为遗忘,变愤怒为嬉笑。是的,这是人性的需要,人不能永远生活在悲痛与愤怒之中。所以,我们需要喜剧,在找不到喜剧的时候,我们可以制造喜剧——就像制造童话。

我无法变成马云,但我可以长一张马云的脸——比如“小马云”,他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,他本来过着一个贫困农家孩子的生活,现在他成了一个童话的主人公,就像那些一夜变成了天鹅的丑小鸭和变成了公主的人鱼。

这太像一个童话,但对于“小马云”来说:人生还很漫长,那个有着和他一样的脸的人,不可能像他爹一样照顾他一辈子——这就是现实……更广阔的现实是:还有更多的穷孩子,长得并不像马云。

喜剧就是喜剧,台上的事儿总有结局,皆大欢喜是结局,但看完戏一切都得回到常态。童话毕竟是童话,听完童话睡了一觉的孩子,明天早晨还得醒来,继续自己的成长。



3

“小马云”变成网红制造的网络热闹和狂欢,其实跟现实一点关系都没有。依然有太多的孩子还在贫穷的家庭生活,依然有太多的孩子还在经受艰苦的成长——这才是现实,这种现实无法依靠网络狂欢式的童话和喜剧来改变,而是需要制度和人心。

爱心不是用来表演的,而是要基于社会的普遍道德水准:为富不仁的人要少一些,善良公义的人要多一些;虚假矫情的人要少一些,拷问现实的人要多一些;作秀表演的人要少一些,求真务实的人要多一些……

撞脸不是常态,而是上帝的偶然性;社会要走上常态,需要有制度的保障:可以让富人更富,但不要让穷人更穷;应该教人努力奋斗,但不要让人总是带着侥幸心理;让成功人士感到荣耀,但也不要让普通人感到无助……

过分渲染偶然性的童话,往往不符合事理逻辑,依赖于上帝的偶然性,不能改变社会的必然性。“小马云”的脸,只是上帝造人的偶然性;更多的孩子的脸,则是社会的必然性。

但愿“小马云”的童话不会变成一个阿里巴巴的童话:只需要一个开门的咒语,上帝就打开了神奇的幸运之门——芝麻芝麻开门吧……



4

假如你长得像马云?

还是别介……

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一部好莱坞电影所讲的故事。

有一个警察,因为同情一个饭馆的服务员,而陷身于一场官司。

这位饭馆的女服务员,丈夫是个赌鬼加酒鬼,输得倾家荡产负债累累——她唯一的出路就是跟丈夫离婚获得自由,但她得分担丈夫欠下的赌债。警察喜欢她,为了帮助她,抱着侥幸去买了一张彩票,彩票的号码是他妻子的生日——他如果中彩了能得到百万巨款,可以帮她还了丈夫的赌债,让她得到自由。

警察真的中奖了,但是也被妻子告上了法庭,妻子胜诉了——法庭判决,百万奖金他一分也拿不到,而且还由于被妻子告他出轨而身败名裂,被开除了。

这一天他和女服务员呆在一起,想着两个人既然混的这么惨,何不干脆一起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生活,摆脱这里的晦气。两个人躲在在屋里,凄惨地准备吃最后一餐饭。这时候外面进来一个流浪汉,流浪汉说:好心的人,我饿极了,你们能请我吃顿饭吗?他们看着流浪汉,同情心大起:这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可怜的人。

过了几天,他们在《华盛顿周报》上看到一篇文章:原来他们帮助过的那个流浪汉,是报社的记者,他做一个采访,化妆成流浪汉走遍美国,看看自己能得到什么样的遭遇,并且把这些写下来。他在文章中写到,这两个人招呼我吃了饭,还给了我回到到纽约的车票钱——他们俩已经够倒霉的了,但他们依然还愿意帮助我一个流浪汉……

这对男女很震惊,他们回到他们的小屋,发现小屋里堆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:是看了报纸上的文章的读者们写来的,这些信中好多都夹着钞票……他们得到了真正的百万巨款。

有人说好莱坞是造梦工厂,但我对这个故事念念不忘:因为它虽然是一个喜剧,却充满了合理的逻辑;它虽然是个童话,却并不虚假离奇——它宣扬的是爱心和助人,它批评的是自私和冷漠,它让人心温暖,它也让正义发挥。

同样的喜剧,你更喜欢哪一个呢?

你,长得并不像马云——你懂的,我不是故意要扫你的兴。



——The 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版面、更多最新热文,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:

丁小村言(微信号—dxcn916)

有趣、有质、有味儿:文艺的、思想的、感性的

注明外全部为丁小村原创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均不得转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