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6年,我小说中的呼格和聂树斌:世界是怎样的“粗暴”……
2016-12-03 14:15:45
  • 0
  • 3
  • 278
  • 0


世界是怎样的“粗暴”:我小说中的呼格吉勒图和聂树斌

文 | 丁小村


在1996年,我并不知道这世界上刚刚消失了两个年轻人:一个叫呼格吉勒图,18岁;一个叫聂树斌,21岁。

都是很好的年华,就在一瞬间他们落进了法网,毫无挣扎的可能,断送了年轻的生命,只是因为很偶然的原因——我们中国人有个词儿:命。

凡是不能解决的倒霉事:一个字,命。

凡是自觉无辜又没有谁来替你出头:一个字,命。

所以有句古话: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——但凡人到这个时候,就只有一个字,命。


就在那一年,我莫名其妙地写了一篇小说,题目叫《玻璃店》。

在我的小说中,一个刚刚中学毕业的小青年,懵懵懂懂,生活还在学习阶段。他渴望爱情,虽然爱情也许只是对某个女孩朦胧的情绪;他渴望成长,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,比如可以打抱不平,比如可以保护弱者。

但是事情戛然而止,他卷进了一桩强奸案:结果不难预料,在一个司法制度紊乱的时代,没有人可以辩白。

20年以后,我知道世界上真的曾有两个这样的人,就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涌出:我读自己的小说,读出了恐惧。

那两个年轻人早就成了泥土中的一摊白骨。世界依然如此忙碌,喧嚣——如同我在小说中描写的那样。

一个粗暴的世界:它不会心年轻人的成长。

一个青少年的成长环境,是由这个社会的:家庭,学校,家校以外的社会。

在家庭,他们应该得到呵护——有饭吃有衣穿,有爱有教,知道好坏,有恻隐羞恶之心,能分别善恶,学会最基本的生活能力。

在学校,他应该受到教育——他对世界认知,了解历史,让他们知道我们人类是怎样来的;熟悉科学,让他们知道我们人类会向哪里去。了解万事万物,知道我们人类不是孤立存在的,必然和其他人类、和自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,学会认知并且处理这些关系。

在社会,他们应该得到必须的关爱与教育——当他们做错了,有人会来告诫,甚至有必须的惩戒;他们遇到无力保护自己的时候,有人来帮助他们,不至于让他们对这个社会生恨或者绝望,同时他们认识到,社会永远有法则对每一个进行限制:比如道德和法律。

社会保证他们受到教育的权力,是因为社会将来必然由他们接手来掌管。

一个粗暴的世界是不会考虑这些的——

所以我们有乱来的少年人,有暴力的青年人,有无辜而蒙冤的呼格图吉勒们——无论他们的好与坏,都跟这个社会如何对待他们有关。


一个粗暴的世界:它提供的是一个不正常的社会秩序。

孟子相信人性本善,人生来就是一张纯洁的白纸:生在乱世,人性必恶;生在治世,人性归善。

在非洲和东南亚某些国家,每天都有十来岁的娃娃兵拿着AK47冲锋枪,加入到屠杀的队列中。人类的天性由于杀戮而变得凶悍冷血。当他们被一颗子弹击穿脑壳时,他们也许会喊一声:命啊!

不正常的社会秩序,使每一个单纯的少年变得邪性。我常常想起1968年的那一幕:有一个16岁的漂亮少女,拿着一根皮带,抽打60多岁的老作家老舍。你很难说她是一个天性残忍的人,她差不多还只是个孩子。

在这种人性被扭曲的社会里,人成了另一种动物:简单的洗脑教育和整齐划一的政治疯狂,让每一个孩子接受的都是单纯噬血的狂热,并不能分辨善恶是非。

这样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,青少年时代养成的邪性和魔性会延续一生,一旦有机会,依然会爆发。

很少有人问:在草菅了呼格吉勒图和聂树斌们小命的那些人中间,有多少人,就是当年曾经高呼万岁参与过打砸抢的年轻人?


一个粗暴的世界:它不能维护社会该有的公义。

胡格图吉勒案和聂树斌案,显示的是一个社会的粗暴——不由分说,轻率地对待生命。

司法权是社会的公器。使用司法权的目的,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平:古话说,惩恶扬善。

善与恶是社会的构成,人类得以延续,是因为恶受到抑制,善得以发挥。制定人类的公平秩序,是为了保证人类不至于沦为兽类,倒退到原始状态。

有了这个常识,我们每一个人才会做到遵纪守法,现代国家的公民有这种自觉意识,才能构成一个和谐安宁的生存环境。

如果司法公器不能维护社会的公义,漠视生命草菅人命,那这个世界就变得十分粗暴。呼格吉勒图和聂树斌这样的年轻人,总是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稀里糊涂送掉小命。

或者有更多的人……


想到这些,我自己在灯下重读了一遍我20年前写的小说《玻璃店》。

仿佛在冥冥间:我听到一声哗啦啦的脆响,一块玻璃,干净透明,晶莹发亮,它碎裂在纷乱的时空中,这声音听起来让人心疼,这碎片让人眼睛刺痛……

那些年轻的生命,在没有领略世界的美好的时候,就如同玻璃一样,失去了生命的光泽、变成了时间的灰尘。

在我的小说结尾,主人公,这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叹息到——

我真的有些痛恨这个世界,对待玻璃,它是多么粗暴!

而我想到的是:对待生命,我们不可以这么粗暴,这个世界的良心,时常在提醒每一个人。

一个世界如果人总是在悲凉地喊着“命”的时候,这个世界需要好好警醒也需要打理了。


-The End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版面、更多最新热文,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:

丁小村言(微信号—dxcn916)

有趣、有质、有味儿:文艺的、思想的、感性的

注明外全部为丁小村原创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均不得转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