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红时代留下来的:一具具风干的壳……
2016-12-07 15:32:07
  • 0
  • 0
  • 21
  • 0


  • 网红时代留下来的……

  • 文 | 丁小村


多年以后,你挂在树梢,风吹着这具干枯的壳:干瘪而失去了色泽,空虚而没有了丰盈……

这又一个晚春时节,草木茂盛、万物生长,那些跳挞的枝条正在随风起舞,那些轻浮的叶子依然不知道轻重,每一朵鲜花都曾经把自己当做奇葩,每一个刚成型的果子都在试图变红……

你望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想着:妈蛋!老子……唔——老子也曾经红过!



你的名字挂在网红榜上,像一个文物;你的事迹变成了虚拟世界的一个传说,像是一段荒诞的历史;唯有你,头发花白,睡意沉沉,坐在炉边,回忆你红过的那些时光——

那些狂热的追随者、那些面容模糊的热爱者和崇拜者……都像天边的树林,留下了一些冰冷的背影——

不!没有人为你写下这样一首抒情诗:

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,

爱过你的美貌,以虚伪或真情,

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,

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。

他们和你一样,如同盛开的花瓣上的绒毛和粉尘,都在春天里随风飘逝——你们都曾经是网红时代的繁华,留下了一个时代的缤纷绚丽。

但是一切都消失的那么迅速,你的名字连同你的传奇,网红的舞台上,需要的是走马灯一般的过客,三天以后的风景,是另一些怒放的奇葩。


你不必恼怒,你不必窝火,你当然可以随口骂一句:妈蛋!都把老子给甩了……

但你没看到:在你的前边,多少英雄英姿逝去,多少巾帼飒爽消泯——这是一个网红时代,每一个人都是过客,而不是归人;每一阵哒哒的蹄声,都变成了三月里空巷中的回忆。

那个睡过一万个男人的网红,如今已经不再睡任何一个男人;那个摆着S型造型的网红,如今摆着这个造型已经很艰难了,可能是一件让身体痛苦的事;有些网红去了米国,有些网红隐居在西藏……这些红过果子,挂在枝头,在风中飘荡,像一个正常的干果,等待时光埋葬——他们在唱:请把我埋在春天里。

虚拟的世界中,不能矗立岁月的高山;迷蒙的时光里,不能长出巍然的大树;随波逐流的人生中,每一次闪烁都是泡沫的表情……这是一个网红时代,你可以告诉自己要多情的活着,但不要埋怨这个无情的世界。



我写下这些文字,是在为时光而慨叹,也是岁月的哲理。

不是我要煽情,是这个世界矫情;不是我想感动,是这个时代太感性。

有个我家乡的青年,叫做庞麦郎,有一天突然大名鼎鼎,一首《我的滑板鞋》,唱遍了全中国。他来自于陕西汉中宁强县的一个山区小镇,一个像当代所有农村小青年一样,因为羡慕外面世界的精彩,他们漂泊在华丽的城市,在都市的霓虹中,漂浮着他们卑微的身影。

有时候没有道理的红火和没有道理的黯淡,往往是这个时代的常态。比如庞麦郎,他一夜爆红,但也一夜消失。

草根的人生,怒放与凋零,往往只是一瞬间的剧情反转。

我至今难忘他的歌:《我的滑板鞋》——这个怪异的作品,是一个底层青年的卑微人生的艺术化,也是一个流行艺术的后现代造型。

但更具有后现代意味的,则是庞麦郎对于自己出身和经历的“网络化书写”——据澎湃新闻的专访。

2015年,消失在大众视野之后的庞麦郎,一直在各个二三线城市做商业演出;2016年底,庞麦郎在西安复出,他准备成立一家公司:

公司叫“汉克顿尔”,还没注册。2015年6月,他以“什尼俹克約瑟翰龐麥郎”为名注册了新浪微博,关于他公司的简介,名称长达25个字:“聯合國孟多拉斯圖州約瑟翰市漢克頓爾唱片無限責任公司”,目前粉丝超过17万。

庞麦郎的故事是网红时代一个典型的案例:一夜网红时,他把自己的真名改名为“庞麦郎”——这是一个怪异的名字;他说自己是台湾人——实际上他是土生土长的陕西汉中人,生长在宁强县山区;他不愿意说自己是汉中人,澎湃新闻的报道:

他甚至给自己的家乡汉中起了个名字“加什比科”——一个在字典里也无法查询到的词语。他说原因是,“汉中”无法用英文表达,而叫“加什比科”就方便多了。

通过这种“网络式书写”,庞麦郎彻底将自己的名字、出身和经历都“虚拟化”,从而创造出一个后现代风格的个人传记。



这就是网红时代的书写:相貌平平的罗玉凤,可以变身为励志风格十足的女权主义;大号咪蒙依靠煽惑粉丝感情,把自己变成怪异鸡汤制作者;周小平用不讲道理只讲爱国的霸道语言方式,赢得了狂热的掌声……

你可以感慨这其中的荒诞,也可以这嘲笑其中的荒唐,但网红现象本身有着浓厚的后现代风格,而后现代的代表艺术形式就是错位和荒诞。

后现代艺术也因此而变成瞬间性的艺术,它不求永恒的照亮,只求一刹那的闪烁;它不求艺术形式的僵化,有时候甚至直接采用行为艺术方式;它不求你理解,只求你参与;它不要你思考,只要你追随……

网红时代之后,留下了一具具干瘪的壳,就如同一场后现代行为艺术展台上,留下的一地垃圾。

我希望每一个草根青年都有幸运网红的机会,至少他们可以通过这个改变自己的人生。比如罗玉凤,她曾经是重庆农村的一个小学教师,上海街头的一个超市收银员……但她如今在美国。比如庞麦郎,他只是一个山区农村没考上大学的小青年,无所依靠地漂泊在陌生城市的街头,一夜走红,起码让他在每一座城市都能喝上热腾腾的咖啡,而不是每天晚餐吃一碗泡面。

但网红毕竟是网红,岁月无情,每一个春天都会有怒放的奇葩,每一个冬天都有干枯的果子——这一点对所有的网红都合适:无论是周小平,还是凤姐;无论是木子美,还是咪蒙。

网红时代,精彩的剧情总是高潮迭起,每一次高潮之后,都是一地垃圾,所以每一个人都不可以期待更多。

时代的热闹总是此起彼伏,仿佛就在风中,传来了悠远而落寞的歌声——

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

一步一步似爪牙

似魔鬼的步伐

摩擦 摩擦

我给自己打着节拍 


-The End-


  •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• 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版面、更多最新热文,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:
  • 丁小村言(微信号—dxcn916)
  • 有趣、有质、有味儿:文艺的、思想的、感性的
  • 注明外全部为丁小村原创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均不得转载
  •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+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