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让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感觉无助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弱势群体”
2016-11-15 12:04:30
  • 0
  • 2
  • 95
  • 0


每一个人都感觉那么无助


文 | 丁小村


我的公号基本上按照每两天发一篇新文的节奏进行,周末是我给自己休息、读书和写作的时间。但是上一个周五,一整天我心里都揣着一个事儿:有个14岁的花季少女失联了,三天两晚仍然没有消息。

孩子父亲的一位远在他乡的女同学跟我联系上,要我无论如何发一篇寻人推文——孩子失联的60多个小时里,这位张女士通过各种渠道请求大家帮助。我公号的读者都习惯了我的节奏和我的文章,我不合适专门发一篇寻人启事,作为一个作家,对读者负责是职业良心。

于是我想到的是写一篇文章,话题是如何关心孩子的成长,我刚刚重读卢梭的《忏悔录》,想到这位伟人的青少年时代,我写下了《我们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》(没读过的朋友可以点击本文后边链接的标题阅读),连同这份寻人启事,一起发布在公号上。整个周末都不断有本地外地的朋友们,通过微信平台或者朋友圈,转发寻人启事、询问女孩的消息,有的甚至上网查到各种新闻信息发给我……

在这个社会中,永远都是普通人在关怀着普通人的命运,也尽微薄之力帮助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。

但大家的能力都有限,永远也不能像上帝或者天使,给人们带来的是强大无比的力量和喜剧的结局。


一个14岁的女孩,据说性格还比较内向,在夜里10点走出家门,很难预料会有怎样的结果。朋友们提出了各种建议,追踪手机或QQ之类、报警请公安部门介入、通过各种渠道扩散寻找——这是普通人能够想到的办法。但是在我心里想到的,却是所有人的无助感——

我想到孩子的父亲和亲人,他们面对着孩子失联几天几夜的情况,熟手无策……到最后,就连奔忙四五天的朋友,也举手对着老天祈祷:只能期待奇迹发生了。我们也知道,警察部门的人力是有限的,不可能出动百人千人去寻找;普通人的权力也是有限的,如果没有权威部门去组织,既不可能利用现代侦测手段去查找,也不可能出动万千人力去追寻。那些拿着手机,怀着焦心的情绪默默出力的陌生朋友,更不知道如何才能出手帮一把。

我还想到了那天晚上10点,这个女孩推开门,走上外边小镇已经开始清静下来的街道,走过马路边黑夜般的树影,那个时刻,她是何种无助的心情……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出走,一旦踏入黑夜,一个少年的心里也一样是黑暗无边的。

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,永远都可能是无助的,无论她是遇到心理上的无法疏导,还是遭遇别的什么意外……深夜十点以后,世界是黑暗的,在黑暗中人永远是渺小和无助的。

甚至,连我自己也是无助的。因为同样的为人父母,同样的作为一个普通人,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,来让这个社会的善良的人心少一些遗憾和疼痛。这时候我很想回到孩童时代,会异想天开地盼望有个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,或者有个无所不能的孙悟空;甚至想象自己是一个能调集一万军队的将军,是一个能够瞬间使用各种现代技术手段的超人……

我破例在晚上8点半还没有坐回书桌边读书,而是在行人开始稀少的城郊马路边散步。在散步的途中,我像孩子一样幻想,只为一个悬在心头的担忧。

散步……我几乎快到晚上9点钟才往回走。这时候我碰到一个我见过几面的熟人,他是一家倒闭国企的退休老职工。我只是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,没想他开始跟我诉说最近的遭遇。

最近一年多,他们都在向各种部门讨一个公道:当初他们的企业倒闭了,工厂被接管了,然后厂区被卖给了房地产企业。厂子里有几百个未到退休年龄的职工,房地产企业答应安置这些职工。但是一晃8年过去了,这些职工依然没有得到安置。于是他们年复一年地找各种部门讨公道,各种部门带着无奈又同情,给他们做工作、安抚他们,但他们的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;他们甚至在买了他们厂区的企业门口去示威,以期得到重视——结果……领头的被拘留了,他们一个个缩头缩脑地回到家里。

老人跟我絮叨着他们的遭遇——当年,这是一家有名的国企,我依然记得当年这家国企倒闭时,厂长据说在人大会上痛哭流涕,为自己厂子的遭遇痛心不已,在社会改革的大潮下,一个几千人的工厂的兴衰,不过是区区一件小事而已。

然而具体到一个家庭,一个正当盛年的人,那就不同了。像这样的国企,很多人一家人都在里边工作,厂子倒了,意味着一个家庭当场失去生活来源,孩子可能嗷嗷待哺,老人可能忍痛断药……每当想到这样的时刻,我也能想象到这些人的无助。这种无助感,我经常感同身受,无论面对社会风风雨雨的巨变,还是在有些人看来不过是区区的小事,放到我们一个普通人身上,立即成为我们的灾难和困境。

我知道我无法帮助一个极度失望的退休老人。我唯一的帮助,是倾听他表示他的愤怒或者悲凉,倾听他无奈的叹息。

有时候,我自己也很想对人倾诉,对人叹息——因为,我感觉到自己的弱小,无助。


我很讨厌“幸福感”这个词。

因为我所遇到的大部分人,是没有什么幸福感可言的。当他们遭遇困难时,他们经常束手无策;当他们想要安稳过日子时,他们经常没有什么安全感。当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,所有想帮助他们的人却都缺少帮助他们的力量……到这个时候,连想帮他们的人,也充满了沮丧和失败感。

当你对这样一群和你自己一样普通人说“幸福感”的时候,你是多么的矫情啊!

一清早我刚起床就打开手机,手机滴滴一声响:是那位曾经请我发寻人推文的女士,她给我发了一条微信,首先是一个流泪的表情符,然后是感谢所有的朋友……我知道,一个花季少女在某个晚上走出家门,永远回不来了。不管那一刻她是何等地无助,都只能在我们的想象中了。

我想要说的是——

讲很多大道理是没有力量的:整个社会都需要从小事做起。

同情和叹息也是没什么实际意义的:作为主导社会的人,你们该有些感同身受的体验了。

心灵鸡汤也是有毒的:如果连白开水都没有,鸡汤又如何炖的出来。

良心和公道就是社会的底线。不要让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感觉无助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弱势群体”。


——The 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版面、更多最新热文,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:

丁小村言(微信号—dxcn916)

有趣、有质、有味儿:文艺的、思想的、感性的

注明外全部为丁小村原创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均不得转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