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残时代的三朵奇葩
2016-11-25 11:08:15
  • 0
  • 10
  • 662
  • 0

  • 脑残时代的三朵奇葩

文 | 丁小村


题记


当今时代是个语言简单化、感情简单化、思维简单化的时代。

喊一句“犯我天朝,虽远必诛”的逗比口号,比写十篇《猛回头》或《警世钟》更能讨人喜欢,比写一百篇《少年中国说》更能让人记住。

这是语言简单化。

骂人比讲道理更有力量。贱人多了,道理是讲不通的,因此无论是贱人致还是致贱人,都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解决,两个字:妈蛋!

这是情感的简单化。

不管自己身处屁民草根之中,还是心在王侯将相中间,所有的人都采用一种方式来对待事情: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。

这是思维方式的简单化。

语言简单化、感情简单化、思维方式简单化,又可以归结为一种病根:

脑残。

老实说,身处脑残的时代,你想做一个思想者是很危险的,经常会遭到群殴。

而在脑残时代,怒放的奇葩比比皆是,渲染出一个灿烂国度里的精神霞彩。



有一种贼,被命名为“爱国贼”。

从汉语词源学角度,“贼”和“残”的意义最接近,都是残害、伤害的意思。

“贼”和“贱”的造字方式又如此接近,都属于肮脏的一类。

很难想象,口口声声喊叫爱国的人,他内心里是不是埋藏着凶残的一面,但是很显然,“用十亿中国人的命去换美国人的命,剩下的中国还是世界老二”——当有人喊出这样的话的时候,他代表了一群疯狂、残忍的人,这群人是“贼”,也是“残”;是“贼”,也是“贱”。

一旦爱国成贼,那是谁都怕的,无论是小日本还是美国鬼子,都会直接跪了——

我们的底气是:人贱无敌。试问普天之下,谁敢招惹?

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——真正的爱国者,他是常含泪水的,因为这片土地不但养育了文明,还沉积了鲜血。

那些爱国成贼的,眼里永远都不会有泪水:就仿佛他们从娘肚子里生出来时,带着的那些血和肮脏,都一股脑儿变成了今生永远可以舔食的营养——你祖国母亲的胎盘,提供给你的不是疯狂的激素,而应该是正常的人味儿;但你失去了人味儿,是因为你过分嗜血,堕落了成了“贼”。

以人命和苦难来满足你狂放的口号,证明祖国不是你的亲妈,而只是你当初褪下的胎衣。

“贼”发展到现代,有了另一个含义:偷窃者。爱国成贼,是因为他心中其实藏匿了偷窃的欲望:小偷往往装扮得体体面面,却藏着一只手,随时准备窃取。

“爱国贼”往往变成卖国贼。比如汪精卫,他曾经也怀抱炸弹准备刺杀满清王爷,但最终他变成了一个卖国贼。比如胡兰成,他曾经以一副才子俊男的形象风云一时,但他毫不犹豫地做了汉奸,而且据说他偷妇女也有一套,能够手捧鲜花站在日本女人们的门前,一星期也不离开,直到对方答应他……

但贼终究是贼,毕竟会露出真面目。

就好比那些天天高唱爱国的贼,私底下正在攒钱,随时准备离开这个祖国,离开的时候,他的眼里绝对没有泪水。

在一个脑残的时代,“爱国贼”只需要喊几句口号,就可以应者云集,天下响应。

但爱国成贼,最终必然变成“贱”——以虚张声势来表演,以嗜血来狂欢,以低贱来谢幕。



有一种病,叫老年痴呆症。请原谅,我没有任何对老年人的不敬或者歧视的意思。老年痴呆是人生理正常的表现。

但是脑残时代,很多人变成了痴呆,跟年龄无关。

老年痴呆症的三大表现:无端的恐惧,脑子不清晰,口齿不利落。

他们像嗜甜的蚂蚁,喜欢甜蜜的鸡汤,虽然这是虚假的营养。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聚在一起舔舐。

但是他们怕有人说真话,怕有人讲述事实,也怕有人揭破真相。他们无端的恐惧总是天天伴随着他们,所以即便是在炎热的夏天,哪怕有一股清新的风吹来,他们也顿时打起寒战:他们无端的恐惧,不知道从何而来,但就这样天天伴随着他们。

他们喜欢用一个古老的词儿来描述一切他们让他们感到害怕的东西:反动。

你写的文章有些反动,你说的话有些反动,你的看法有些反动……“反动”这个词儿实在太古老了,以至于他们的儿女辈都不懂,但是这个无所不在的反动,让这些患有痴呆症的人总是充满着无名的恐惧。

他们害怕一切新东西——面对新东西,要么他们立刻感到害怕,要么他们立即懵比了,要么他们马上变得失语了。

脑残之后就是痴呆——伟大的小说家契诃夫写过一篇小说《套中人》,早已描写了这种病象,按理说,在一个沙皇俄国那样的封建专制体系下,造就这种套中人,是制度的罪恶。

但是一百多年过去了,我们看到一群“古人”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——所以我称这一类奇葩叫做老年痴呆。

他们用一套腐坏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来面对新的生活,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。这是一件奇异的事儿,很可能只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特产。



一个没有活力的社会,往往体现在众生懵懂。

在一个死气沉沉的社会里,没有人去关心他人的痛苦,没有人去推进环境的改善,也没有人去认真考虑自己和别人的未来。

这很像吸血鬼电影里边的场景:一群嗜血成性的东西,在津津有味地啃食着一条鲜血淋漓的胳膊……他们吃得如此香甜、投入,忍不住会咂巴着、自我陶醉着。

整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如同无,他们完全沉醉在一种热情之中:对自己的百倍激情。

这是一种癖:叫做自恋成癖。

我对这种中年人的自恋充满了恐惧感——

他们喜欢扮演成功人士:很像是社会的主导力量,但他们欣赏的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成功感,而不在乎自己要说些什么;他们天天炫耀自己的成功学,而忘记了自己本身可能是体制的得益者,你的成功可能建立在对别人机会的剥夺之上。

他们喜欢当“领导”的感觉:比皇帝还说一不二,比老子都天下第一,在公权私用的体制之中,他们培养出来十足的霸道,并且十分享受这种感觉,即便失去了这种特权,他们也依然念念不忘,在每一个地方,都保持一种良好的自我感觉。

他们忘记了别人在哭泣,只管欣赏自己的美妙:他们经历过年轻,也曾经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受过屈辱,但不久之后他们就忘了,因为他们小有成就,完全有理由享受自己的成就,从而忘记了在当孙子的岁月里,自己也曾发誓要改变社会,不要再让自己的儿子有孙子般的感觉。

……

我还可以列举出很多。这种在优越感觉中的遗忘与忽略,让我们这个社会正在丧失活力。

而这种遗忘与忽视,也将使整个社会变得懵懂,呈现出吸血鬼电影的场景:人人都在自我欣赏,忘记了世界有血感、有痛感。

对自己的热爱,对自我的激情,让他们忽略了世界,这种沉醉变成了一种病态的世相。

典型的脑残时代的病相:沉醉并且忘却全部的过去,自恋而无视所有的世界。

统治这么个无情但自恋、麻木又狂热的吸血鬼的世界其实很简单:你只需要扔过去一条带血的大腿,然后可以坐在那里欣赏他们各自醉心于啃食自己抢到的那一块肉。

想到的这个场景,让我立刻感到触目惊心。



-The End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版面、更多最新热文,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:

丁小村言(微信号—dxcn916)

有趣、有质、有味儿:文艺的、思想的、感性的

注明外全部为丁小村原创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均不得转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