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“人民”
2016-12-19 10:25:14
  • 0
  • 9
  • 93
  • 0


(1938年12月13日,南京沦陷,30万平民遭受屠戮)


我们的“人民”——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

文 | 丁小村


1

今天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。我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张川字脸:翻读自己写的一篇文章《四川好人》,就想到,我们的人民,这十几亿善良淳朴的人民,真是个个都长着一张“川字脸”啊,一共三笔——两边的是善良和忍耐,中间一大笔是希望。

南京失陷,国民政府仓促放弃南京,军队大撤退,结果是几十万无辜百姓遭殃——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府,应该是保证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作为第一要务,不管你有没有能力,你得有这份心。

但是这个政府丢给人民的,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防守能力的城市,让赤手空拳的妇孺老幼去面对侵略者的屠刀。就这样,我们的人民承受住了——那些活着的川字脸,掩埋了死去川字脸,然后用满是伤痕的身体,继续来支撑这个国家。

2

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南宋的半壁河山,是靠人民来支撑。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;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——这是讽刺达官贵人无能,精英集团丧失了耻辱感。

但另一方面,却是人民在做着最后的艰难抵抗。金国的王子大名鼎鼎的金兀术,在陕甘边境,差点儿被射死;蒙古的骑兵为了进入南宋最后的领地大西南,付出了最惨重的代价。

明末烽烟四起,暴乱和流民、土匪和强盗,让人民生活在风雨飘摇之中。南方沿海的普通人民,却在抵抗倭寇和海盗的进攻,他们躲过了倭寇的侵袭,战胜了海盗的劫掠,甚至还要遭受一次官军和官府的洗劫——官军抢他们的战利品,官府拿他们冒功。

每当读到这些正史野史,我都不由感慨,我们的人民,有着多么伟大的忍耐心。

南明小朝廷,已经偏居一隅,精英和达官在争权夺利,宫廷和文人在莺歌燕舞。连后代的作家孔尚任也忍不住气血翻涌,写下了经典戏剧作品《桃花扇》——把破碎的江山,交给了一个小女子,让她用一腔鲜血染桃花,衬出了社会顶层的羞耻和无能。

戏剧之外则是真正鲜血写下的惨烈抵抗史:史可法率领军民死守扬州,让入侵的满清铁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——战后屠城,扬州军民尸骨累累,可怜我春风十里,顿时成了人间地狱。

这,就是人民,我们倔强而又厚道的人民,他们总是在支撑着飘摇的河山。

3

八年抗战,我们付出的不仅仅是战死疆场的无数英雄儿女,还有无数的家族没有了后代,无数的村庄断绝了人烟——国家遭难,总是人民在前,正如歌中唱到:用我们的血肉,筑起了保卫家园的长城。

但长城,本身就是无数的百姓,用肉和骨垒起来的——它不能证明功绩,只能证明代价;它并非战绩碑,而是纪念碑。

无论是武汉会战,还是长沙会战,这些过往的史书,留下的一抹淡淡的历史的墨痕:是无数的平民失去生命、无数的家园被毁弃、无数的家庭成为灰尘。庆祝胜利的日子,炫丽的烟花之下,是无数悲戚的面容;热闹的爆竹声中,也有着无数孤魂的哀歌。

除了人民,谁还能听到这些细微的声音?

为过去的惨烈时光和我们悲苦的人民树一座纪念碑,是一个种族的最高神位——人民,永远比一切权力和位置更重要。

而我们的人民,总是用一张憨厚的川字脸,善良而隐忍,坚持而努力,让血脉延续,让生活能够稍微有些美好。


(1645年四月十八日,清军包围扬州,史可法带领扬州军民倾城抵抗,五月二十五日城破,无数平民死于非命)

4

江山总是在易主,人民却总是用一张淳厚的“川字脸”来面对。这是多么伟大的人民呀!

我们的人民,不像某些人民那么苦大仇深,每一张脸都强装笑颜,每一张脸都带着仇恨,每一张脸都写满了虚假。

我们的人民,不像某些人民那样调皮,总是要给你闹出些麻烦,让你头大头疼。我们的人民却从来不会在需要他们的时候说不,他们会用血肉之躯去抵抗侵略,他们会用忍耐之心对待自己不公正的待遇,他们会用善良的笑容面对命运加给他的苦难。

这张人民的“川字脸”,刻画在我们的历史上,也浮现在我们的现实中。

这张“川字脸”,一共有三笔:两边是善良和忍耐,中间一笔是希望——是希望,撑起了人民的精神,让我们的历史还能写下去。

5

人民很少有“变脸”的时候,只有一次例外。

那是倒霉的末代皇帝崇祯,他遇上了。李自成的军队已经快打到城边了,全城戒严,老百姓却说:只要流贼到门,我即开门请进。崇祯皇帝把国库皇宫里的钱都拿出来,赏给士兵们,结果,士兵们领了钱,拿在手上,却用指头弹着钱说:皇帝要保命,让我们守城,这钱只能买几个烧饼啊。皇帝搞得没办法,只好让城里所有的富人都捐钱,甚至连妓女也不例外,每人出五个钱……

到了这个时候,全体人民都变了脸,绝望的崇祯皇帝只好杀了自己的女儿,自己上吊自杀了。

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儿,谁都知道,明朝后期,那真是对老百姓太差了——再能忍耐的人也有忍耐不了的时候,再善良的人也有不善的时候,再努力的人也需要希望。

崇祯是个想做点事儿的皇帝,但是事儿却全让他的达官集团给搞砸了:那个时代的精英集团不再“以天下为己任”,也不再“以生民为己念”,而只是想着自己的待遇、自己的官位、自己的前途。

对着这样一个社会管理集团,人民的脸,被折磨得变形了,那张代表善良、隐忍、努力的脸,变了。

这可能是历史的悲剧。因为我们的人民,是那么淳朴而厚道,那么隐忍而努力——我们的文明是靠着这延续的。

我们一生下来,就能看到这样的一张张脸,所以,我们书写了我们的民族历史:光荣和梦想,荣耀和辉煌。我们也能记住,我们曾有过的那些:苦难和鲜血,耻辱和磨难。


(既然写下了这两个字儿,那么永远该记住的是“人民”:他们有一张善良忍耐而且充满希望的脸,人:应该是站立的;民:是需要保护的。)

 


-The End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版面、更多最新热文,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:

丁小村言(微信号—dxcn916)

有趣、有质、有味儿:文艺的、思想的、感性的

注明外全部为丁小村原创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均不得转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